Ikke-kategoriseret

猝死?久病不愈?告別的最好方式是什麼?

猝死?久病不愈?告別的最好方式是什麼?
什麼是理想的離開方式?
腦梗死和腦出血為中風,前者為腦缺血,後者為腦出血。你可以猜到,讓大腦不那麼容易缺血的東西很可能會讓大腦更容易出血。

high dose vitamin c 是一種通過向人體內注射維生素c的方式來抑制癌細胞的增長的治療方式。最早這種治療方

式是通過統計學的臨床方式給出的,並沒有給出一定的證據。

在一次中風會議上,發言者在討論了腦梗死和腦出血的危險因素後被要求提問。一位教授舉起手,拿起麥克風說:“老實說,我根本不在乎增加腦出血的風險來降低腦梗塞的風險,我寧願死於腦出血。”“因為腦梗塞,他不想在床上

很長時間,”他笑著說。
事實上,腦出血的死亡率高於腦梗塞的死亡率。小時候,我一直以為腦出血是理想的死亡方式:突然倒地,不知不覺,“生、老、病、死”一下子少了痛苦,更劃算了!
然而,當我開始從事醫學工作

時,我看到了腦出血的另一面。

癌症仍然難以解決的醫學難題,尤其是像子宮頸癌初期症狀等病徵並不明顯的癌症,當大家察覺身體有子宮頸癌徵兆,去

檢查時往往發現已經到癌症的中晚期,這不僅加大了治療的難度。

那個可以自由移動的人突然摔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受驚的家人把病人送到醫院,急救室一片忙亂,心電圖,插管,抽血。最後,CT掃描顯示大腦中有一個巨大的凝塊,腦外科醫生告訴家人:“病人的時間不多了,很可能再也醒不

來了。”“當家人哭著放棄急救時,他們承認昨天和他們共進晚餐的一家人突然死了,然後趕緊叫所有的親戚道別。
當然,所謂的告別不是病人坐在床上,和藹地說出他的臨終遺言,而是在淩晨三點鍾,一聲哀傷的哭聲劃過病房

,他的父親抱著一個哭著的三歲孩子沖過病房走廊,來到病人的床邊。命令孩子:“快跟爺爺道別!”但父親越急,孩子哭

得越喘不過氣來,臉都悶得通紅,很難擠出這兩個字。坐在病房角落裏,我旁邊的護士冷冷地說:“我害怕。”
死者家屬和醫護人員因急性疾病死亡。我們需要時間找出原因,家庭成員需要時間說再見。然而,告別若太長了。

含有多種微量元素的口服液和口服藥的能調解人體機能和各個循環系統。微量產品和益生菌能備受人愛戴也是不無道理可言的,他們

成為許多食品替代品的同時藥檢的嚴格把關也更加讓人用的安全買的放心。

我曾經認為死亡是一種只能用作形容詞的狀態。當我們說“這個人死了”時,我們實際上是說“這個人死了”。但在工作中,我學會了用死亡作為動詞:“這個人快死了”。
在醫學發達的社會裏,許多人的死亡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在心跳停止之前,我們會人失去了行走、排泄、吞咽和交流的能力。對於無行為能力的人來說,唯一的旅行地點將成為一家醫院。我看到很多老人在住院,從療養院到醫院,像鍾

擺一樣擺動,然後從醫院回到療養院。每次秋千都越來越小。這兩個地方之間的間隔越來越短,直到終於安靜下來。
一天晚上值班時,我去了病人的床上,見了我母親的女兒,她已經住院好幾次了。有一次,我忘了我在醫院,微

笑著說:“又是你了?”

她母親在床上躺了很長時間,沒有交流技巧。她非常擔心母親無法表達她的痛苦。她只希望媽媽能很快休息。然而,盡管我們每次都給予姑息性治療,堅決拒絕強心注射,她的母親仍然存活。在短短半年的時間裏,我見過她好幾次,

公司會根據顧客的需求來指派出專業家居長者照顧員去到老人身邊給他們細心的護理和溫馨的陪伴,這會讓老人

都不再感到生活孤單,讓老人也能夠擁有一個豐盛的晚年人生。

次她都身心疲憊。
這一次,她說:“是的,又是我。這一次,我覺得最好不要滴一點水,不要吃抗生素,媽媽這麼多針頭也會疼。”我佩服地看著她。

相關文章:

超過90歲,但長壽真的是一件好事嗎?g

這是避免卡住的有效方法。

开始关心老年社会的问题

為了幫助順利交貨,應該做五件事。

請以同樣的方式看待認知護理

Forrige Indlæg

RELATEREDE INDLÆG

Ingen kommentarer

Skriv en kommentar